七:狐狸精与蠢书生的故事

挨了数学老师的一顿痛打后,树决定痛改前非,上课再不敢一心两用偷看闲书,数学课更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秉一在旁边看着一愣一愣的,极度不习惯,一副颇感无聊的样子。自从吃了八大板后,树俨然有跟自己划清界限的嫌疑,连故事书都不借了。一下课就跑出去和吴建宇那些臭男生瞎扯。哼哼哼。秉一心里非常不痛快。

这天,早上最后一节课的课间,不爽的秉一和爱记仇的树终于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起来,秉一发现动嘴皮子不能解决问题,一怒之下,就过去狠狠地推了树一把,树被推地差点屁股着地,这个时候吴建宇同学率先发现了火药味,火速过来围观。秉一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头昏,居然骂了句:我平时怎么对你的!惊得在预习功课的邓君君都忍不住抬头观望了。树一下子唰地脸红了,顿时觉得好丢脸。就过去抓了秉一一把,那天秉一穿着短袖,白皙的手臂上马上多了几道深深的红痕。这回是秉一的眼眶里有泪珠在打转了。她气红了脸,狠狠地瞪着吓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树,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吴建宇赶紧过去拉了树一把,说道:你不要这样。。。秉一不再说话,低着头,坐回了座位,把头趴在桌子上。上课了,树坐回座位,隐约地听到秉一低低的哭泣声。

秉一和树从此就互不说话,有时候树会偷偷地侧眼看一下秉一,秉一好似什么都没发现,头仰地老高,好像老师的板书是写在天花板上一样。

这仇恨总总坚持了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秉一终于忍不住了,假模假样地问树说有没有带铅笔,同时不知所云地说道自己的铅笔怎么那么容易坏呢?树马上点点头,一翻书包居然也没有。他想起平时邓君君也会带铅笔画画,于是向她借,怕跟她不熟,特地说明是帮秉一借的,邓君君掏出了铅笔,有些疑惑:这两个人,前几天不是吵地好似有着深仇大恨吗?

秉一对树的表现十分满意,于是她的一脸凶相立马烟消云散,两个人立刻津津有味地讨论起之前还没讨论完的某只狐狸精和某个蠢书生的故事,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匿名 2016 年 04 月 04 日 08:40 星期一 回复

    来过

七:狐狸精与蠢书生的故事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