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岱的前世今生(四):落雷

我正在寿春的江边寻找人才,东方的天空忽然阴云满天,一道巨大的闪电,重重地打在了陈留的高楼 – 在那里,我听到过野外的狼嚎。
我的故地,陈留城,失陷了。

我仿佛听到了刚刚占领陈留的的陶谦苦苦的哀求和张角无情的冷笑。

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很悲哀:我逃过了陶谦的命运,却又要陷入一个新的轮回。我们永远都活在自己的假想和所谓的奋斗里,却从来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在所谓的空白的人生虚划意义就以为这样的生活可以追求,却总是在落寞的时候看清现实而独自悲伤。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yan 2010 年 08 月 30 日 23:39 星期一 回复

    我们永远都活在自己的假想和所谓的奋斗里,却从来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在所谓的空白的人生虚划意义就以为这样的生活可以追求,却总是在落寞的时候看清现实而独自悲伤。
    –太阴暗了点。。。

刘岱的前世今生(四):落雷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