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用力挥挥手,不见

在我心里,除了过年,最大的节日应该就是元宵了吧。这一天,总是一个祠堂的许多人一起去烧香拜拜,这一天的夜里总是不时传来烟花的响声。 (更多…)

继续阅读
伯母(未完)

我出生在一个很大的家族,我的父亲有7个亲兄弟,我有许多姑姑,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个,有一年我奶奶做寿,我看到合影黑压压的一片人。我 很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过要写一写我们家族的历史,虽然现在想起来并没有什么传奇的故事,只是听着我奶奶讲着许多往事的时候,却总会有这样想的冲动。 我有个很风趣的伯母,她很喜欢打牌,逢年过节总喜欢和我们玩“吹牛”,就是赌钱的那种比点数玩法。她现今应该60附近了吧,看起来却非常有活力,很喜欢笑,但是也会很介意一些小事。由于我的伯父是老师,所以一些同村的孩子遇见了,总会尊敬地唤她“......

继续阅读
无人的所在

四年前的春天我在四川的四姑娘山,天空正飘着小雪。我一直在南方生长,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照着橙色柔和的灯光,打开玻璃窗,可以看到一大片的雪花飘摇摇的掉下来。我见过几次地上的积雪,一直都很想去北方,我的高中老师告诉我说很多单纯的年轻人高考报志愿到哈尔滨也许仅仅是为了去看冰雕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我想去北方,确切地说是北京,因为那也是我们曾经的一个心愿。 (更多…)

继续阅读
水仙花开的时候

少年的时候,有一年春节在店门口给爸爸洗车,一早上来了好几个大人问我洗车一次多少钱,那时候总是很纳闷,难道我真的长得一脸洗车小弟像? 春节的时候,我开车去市场买菜,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只有洗车店的生意依旧红火,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一些人来找我洗车了。 (更多…)

继续阅读